我困的慌

【双花】霸王别姬。(2)

*更新不定。
*年龄方面有私设。
*剧情方面会和电影有重复,但不会太多。
*今天有韩叶出没。

欢迎提意见。

ps:错别字我真的查过一边了,不确保有木有。


(2)


戏班子的老师傅们都感慨,这张佳乐是越长越标致,脸庞轮廓柔和,不似普通男孩子那般,身条除了性别上的缺憾,几乎完美。孙哲平也是长的更结实精壮。两人自打从冯家门踏出来,这名声也跟那开春南来的燕子一般,飞遍了北京城。而今小小虞姬和小小霸王各自成人,可这名声却不见小。
「诶,二位爷,这大戏园子满满的人都在等着呢。」冯二爷手底下的人从那天起,就专门负责这二人的场子,都叫他孙叔。 「慢工出细活懂吗?等我亮上一嗓子,让他们知道这钱也没白花。」孙哲平闭着眼睛享受张佳乐在自己脸上勾勾画画。「得嘞。」孙叔见状也不好催促,从换衣间退了出来。张佳乐娴熟的手法勾的这张脸谱出神入化的,颇有神韵。
「大孙,我想吃糖葫芦。」张佳乐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念叨着。孙哲平听着失笑,「这几年一演出你就要糖葫芦,这么多年你也没吃够?」张佳乐没好气的白他一眼,「没吃够!怎样!」说罢就登了台子,好一嗓子震惊四座,一板一眼完全不失这虞姬该有的韵味。

霸王别姬,夜半闻有楚歌四起,虞姬唤醒霸王,霸王自感败局。
「妃子,敌军多是楚人,定是刘邦已得楚地,孤大势去矣。」

二层的隔间有一日本军官,这军官是个戏霸,北京城里凡是他看好的角没有一个不经他手的。这日本军官听着戏也是拍手叫好,殊不知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。
今天也算得上霸王别姬的专场,门口红纸黑字这着,「霸王别姬,张佳乐,孙哲平」。
戏场子散了后,张佳乐妆水彩也不洗,美滋滋的嚼他的糖葫芦。孙哲平一早洗去脸谱,换下了戏袍,坐一边等着。「你怎么还跟那小孩儿似得。」孙哲平倒跨坐着椅子,两人妆台是背对的,张佳乐也想效仿他,无奈戏袍未褪,跨不开步子。「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给我买糖葫芦不?在大雪站那么久。」
「记得记得,我到没觉着多久。」孙哲平跟着笑笑,深冬在冯家门口蹲着等张佳乐那事儿,他可忘不了,这也算的上是他活到现在感觉最冷的一次。但是看到张佳乐吃饭糖葫芦的表情,就觉着值了。
千金难博美人一笑。
那么多人想做的事儿让他孙哲平一串糖葫芦就打发了,若旁人听去,可不是羡煞也。
「响午戏散,咱俩就分开了,等我出冯家天都黑了,你还说不久。换了我是等不了,就怕冷。」如今想想都不由得缩缩脖子,嘎一声咬碎大山楂在裹着厚厚的一层糖,在嘴里嚼着半个山楂还吐词不清的说话。「大孙,我太满足了真的,我要跟着你一辈子,唱一辈子戏,少一天都不算一辈子。」孙哲平听这话只觉好笑,怎么唱的一辈子,难道他家还不成家了?真是不疯魔不成活。「唱一被子戏?那咱俩盖什么去呀?」
「啊?」张佳乐一时没听明白这咬文嚼字,没来得及问,就见孙叔带着两个日本军官进了换衣间,紧忙收起手机的糖葫芦,同孙哲平一齐站起身。「这是山崎先生。」孙叔向二人介绍,站在前面有些虚胖的矮个子行了个军官礼。孙哲平皱着眉头不说话,而张佳乐则更为过。「孙叔带他们出去吧,没看见门口的日本人与狗禁入?况且我衣服还没换,就不送了。」门口自是没有什么字,话说到这份上,按理说山崎是该难堪的,可这山崎不到没发火,反而哈哈大笑。「张老板性格尖的很,鄙人对京戏有一二研究,不知张老板肯赏脸小酌一杯?」
「野狗滚。」张佳乐应有的好脾气此时烟消云散。 这人再大度,也不能容忍他一而再的放肆。山崎脸色一黑伸手扯住张佳乐手臂,「你今天跟不跟也得走。」 孙哲平抓住扯着张佳乐的那只手腕,山崎另一只手从腰间抽出手枪对着孙哲平,站在一边的孙叔早就被山崎身后的副官用枪顶了腰,吓得圆场都不敢打。张佳乐说破天就是一角,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,赶紧让孙哲平松手退后,生怕山崎一受刺激 开了枪。
「我跟你走,你把它收起来。」张佳乐再想刚烈也得估计孙哲平孙叔的姓名,只得妥协,就这么半压着半请的带走了。
孙哲平就这么看着张佳乐被带走,也是无措,赶紧收拾东西带着孙叔奔去了叶修家。叶修原委一听,也是暗叹气不好,山崎他不是不知道,不是个好东西,说是爱戏却糟践人。 叶修领着二人去了冯家找冯二爷,冯二爷却大手一挥说救不了,冯二爷从不和日本人打交道,更谈不上救人。
「那怎么办?也不能这么不管啊?」孙哲平有些急了,可他除了急也没什么别的本事。冯二爷茶碗一拍,盯上叶修。「没记错的话,叶老板和韩司令交道不浅?都是明白人,话无需点透。」叶修听着韩司令这三字是真的心里发怵,他着实是没什么资格再去求韩文清给他救人。可这事到如今,人不救,倒是死不了,不过怎么出的日本司令部就不好保证了。
没脸,也得硬着头皮上。
孙哲平跟着叶修到了韩文清的宅子,头回见到韩文清,也是手脚软了下。说他凶神恶煞真不为过,外边是英气俊郎,这直绷绷的表情真是太煞风景。孙哲平听着师傅唤了声司令好就闭上了嘴。
「我今天来找你,有一事相求。徒儿张佳乐被日本军官抓去了,现在是否无恙还不知道,只希望韩司令能帮我把爱徒从日本人手里救出来。」说的求人的话,却没有一点求人还有的态度。对这样的叶修韩文清是见怪不怪,但孙哲平又急了,这么求人人要是肯救就出鬼了。
「叶修,你可是唱了小半辈子霸王,如今居然肯低头求人?」韩文清放下手里的茶杯,绕有兴致的看着叶修,声音里夹杂着不屑或者更多的意味。
「韩司令说笑了,那是戏里。」叶修挑唇一笑,这话外人听不懂,他叶修不可能听不懂。不过孙哲平也是听不懂那堆的,不过看起来像是有戏。
「哦?那你说戏外呢?」
「您才是霸王。」
「可有霸王就得有虞姬啊?」韩文清很是满意叶修的回答,换做是平常日子,叶修根本说不出这样的话。
「若不嫌疑,这出虞姬我唱了?」话一出来韩文清全是逮着了,条件开了一大堆,过分的不过分的,合情的不合理的,叶修也是救人心切通通应了下来。这样大的一颗定心丸给韩文清喂了下去,韩文清自是说到做到,第三天就把张佳乐平平安安送回叶修那里,而叶修人也搬出了百花谱住进韩家,就此结束了他京戏的道路。
这件事对张佳乐是保密的,只告诉他叶修养病。也言语了他身边的人,不准将此事说与张佳乐听。

【韩家】
「谢谢韩司令的说到做到。」
「你叫我什么?」
叶修两腮僵了一下,狠狠咬了牙,「文清。」
「假霸王当够了早该这样。」
「是是是。」叶修叹了口气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