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困的慌

【双花】霸王别姬。(1)

前几天看《霸王别姬》,看得我特有感触,半夜睡不着就开脑洞想起双花来,想了一宿拖到今天才动笔。

*更新不定。
*年龄方面有私设。
*剧情方面会和电影有重复,但不会太多。
*可能会有韩叶出没。

欢迎提意见。

ps:错别字我真的查过一边了,不确保有木有。



(1)


「小尼姑年芳二八。」

「正值青春削去了头发。」

「我本是女娇娥,又不是......」

「吱呀——」

大木门不知被谁推开,刺耳的门轴声打断了这清脆的念词。
站在高高磨盘上的张佳乐后仰了身子张望,并没瞅见什么人。正了正身子跳下磨盘,小跑到门口,见一男孩在门口张望。
「你找谁啊?」
「我找刚才念思凡的小丫头,你又是谁啊。」
「思凡是我念的,可我不是小丫头。」张佳乐蹙眉看着面前的少年。
孙哲平再一次感受到了叶师傅的不靠谱。

孙哲平是百花谱的学徒,百花谱是京城有名的戏班子,只不过这几年,各家戏班出现,还出来不少角儿。再加上上一代的师傅们多数都过了这登台的大好年龄,余下的不是十岁出头的学徒,就是些普普通通的净丑。孙哲平也是这前者,尽管有天资,身子骨也正,可着年龄小又没什么演出机会,想栽培也是没招。
前几日孙哲平不知哪听来叶师傅曾经是靠唱霸王红的,唱霸王就必须得有个虞姬,不然这戏和谁搭。只是戏班子里,孙哲平能接触到的的人都不清楚这虞姬是谁,后来顶着体罚的危险去问了叶师傅,叶师傅也只给他一句话。
「我有个朋友,戏唱的很好,后来他死了。」
这不正经的回答也只有叶师傅说的出来,不过孙哲平也注意到叶师傅说这话时,眼睛里尽是惋惜的神色。

孙哲平看着面前的小少年,矮了自己一头,像是吃不饱一样,窄肩细腰的。这就是叶师傅给自己找的唱虞姬的搭档?为什么找个男孩?孙哲平一气之下跑到在正院督促练功的叶师傅面前质问:「怎么我的搭档是个二倚子?」
「啪——」扬手落下响亮的耳光。
孙哲平不服气,可不服气也得乖乖听话。几日下来,孙哲平也感觉到男孩唱旦角的优势来,不跟那女孩子似的,唱一会儿就不行了。

张佳乐算不上百花谱的徒弟,只能说是叶修膝下唯一的旦角。他本是张家长子,不过这大公子最后也成了乱世之中的遗孤。张家落魄,该死的死还逃的逃,张佳乐知道母亲曾是京城有名的角,红极一时。到死前也不忘记把她那旧戏袍子塞给张佳乐,让他去找叶老板,就是叶修。
张佳乐身段好,嗓音也随了他母亲,一板一眼都有他母亲的韵味。单凭他是个好苗子,再加上他母亲也算的上叶修的前辈,他就破例收了这么个男旦。收完又当宝贝似的,吃住和自己一起,练功也单独辟出一块地方。说是图个方便避嫌,其实也怕和这帮野小子混在一起受了欺负。

「大孙,我紧张!」 张佳乐紧攥着身上正黄色的戏袍望向孙哲平,而孙哲平则一直盯着台下那满场的人。孙哲平闻声回头看了眼表情扭曲的张佳乐,突然哈哈大笑。「这粉黛在你脸上也成了牛鬼蛇神。」张佳乐见他没好气,也索性闭了嘴,深呼吸在心里回味叶修和他说过的所有。
今儿个是冯二爷寿辰,原来就爱听百花谱的戏,手下人请了不景气的百花来贺寿,又特地点了一曲霸王别姬。可这霸王与虞姬登的了台面的也就叶修的霸王,配不出个虞姬来还让老爷子犯愁。叶修又抽烟管唱不得戏,实在想要推辞的时候,叶修推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出来。没别的招数也只能这样,只盼着别出了岔子才好。
「乐乐,唱好了我带你去买冰糖葫芦,你不想吃吗?」孙哲平绷着嘴皮子跟执笔给自己勾脸谱的张佳乐打包票,张佳乐也只笑笑。这一笑看的,孙哲平心里一阵痒痒,由不得骂这张佳乐是只妖孽,想了那么好看的脸,偏偏是个什么男娃。
霸王别姬是虞姬先登台,张佳乐像赴刑场那般,挥开帘子,踏着小步走到台中亮相。
「自从我,随大王东征西战,受风霜与劳碌,年复年年。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,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。」
他冯二爷什么场面没见过,单凭这一嗓子亮出来,他也惊得拍手叫好,恐怕除了叶修,和台上这小人,北京城再找不出一个这样的好嗓子。这么高的评价也只有梨园老爷子自个听到。
虞姬亮完相,也该这霸王了。台后冒出一声大王回营啊,黑白脸的霸王也是踏着短步子上了戏台。「枪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,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,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。」随后马僮接过了道具下了场。
一戏了,从上到下两人谁也没犯什么错。掌声从冯二爷手中开始,然后是家眷下人,两个人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讨好了呗。张佳乐双手相对置于腰间一侧,微微屈膝行礼,他心里可没想什么出名的机会想着能攀上冯二爷这高枝儿变成凤凰,光惦记着孙哲平应他的糖葫芦。
匆匆下了台,还没来得及洗去脸上的粉黛,张佳乐就被老爷子叫走,留了孙哲平一人在后台收拾着。
「乐乐,快见过冯二爷。」坐在红木椅上的叶修脸上还是挂着清淡的表情,见张佳乐被领来才有了点起伏。
「哦,见过冯二爷。」张佳乐看了看叶修,又转眼看了看老爷子,才正眼瞅着冯二爷,戏妆未下,也索性行了这小女子的礼。
冯二爷对张佳乐自是赞不绝口,雌雄难辨这份上,也说不清是侮辱了人还是夸赞。张佳乐坐在叶修身边心不在焉,满心思的糖葫芦听不进去二人说了什么,不过大概也是戏上戏下的东西,没别的可谈。冯二爷见叶修没有单独出冯家大门的意思,也知道叶修是过来人,怎么不清楚这些个小算盘。他是铁了心不让张佳乐经这一遭,他冯宪君捧也好,不捧也罢。冯宪君不是什么地痞流氓,也不在乎这一两个下九流的戏子,喜欢就是喜欢,没说非要图点什么,叶修这架势也是弄得他哭笑不得。
这叶修和冯二爷话里明着暗着也是斗了几回合,张佳乐小脑袋一放空想着糖葫芦酸酸甜甜,也倒装模作样出守规矩。直到叶修得意的领着他踏出冯家大门,一看这天儿都黑下来了,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不免肚子也咕咕作响。脸上妆没戏,衣服也没换,糊的难受,就开始和叶修抱怨这抱怨那。
「嘿!乐乐!怎么才出来!」孙哲平手里记着根糖葫芦蹦出来挡在二人面前,张佳乐吓了一跳,紧接着看见糖葫芦一瞬间觉着哪都不难受了。接过糖葫芦是碰到孙哲平冰凉的手又赶紧缩了回来,孙哲平卖了糖葫芦就开始在冯家门口等他出来,三九天的握着糖葫芦竹签的手都冻僵了,两耳通红的。张佳乐小鼻子有点酸,嘴上还骂他傻,手上包着人攥着糖葫芦竹签大手捂热它。叶修看着这俩小人,笑了笑自顾自的往戏班子方向慢走。
这边捂得差不多了,张佳乐才从人手里抽出糖葫芦,咬上一口。糖葫芦也不知道在冰天雪地里跟着孙哲平冻了几个时辰,进嘴里拔的舌头都发麻,就吃不出什么味儿来。

「甜吗?」
「甜!」

评论(3)

热度(34)